兵器之友

中国兵器报微博

兵器之友 首 页 兵器瞭望 环球军事

特朗普要建“天军”,为什么阻力重重?

2018-4-19 16:15| 发布者: 禾夫| 查看: 440| 评论: 0|来自: 中国青年报

摘要: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于3月13日访问加州圣迭戈海军基地时表示:“就像陆地、天空和海洋一样,太空也会是战场。我们现在有空军,我们将来应该有‘天军’(Space Force),组建‘天军’势在必行。”然 ...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于3月13日访问加州圣迭戈海军基地时表示:“就像陆地、天空和海洋一样,太空也会是战场。我们现在有空军,我们将来应该有‘天军’(Space Force),组建‘天军’势在必行。”

然而,特朗普的“天军”之梦恐怕很难实现。

美军在太空战方面做了什么

针对特朗普宣称要建“天军”,美国太空专家霍华德·麦克柯迪回应称:美国实际上已经在做这方面的事情。

美国真正的太空军事计划,始于里根政府在1983年3月提出的“星球大战”计划。这一计划后来被舆论广泛认为是拖垮苏联的战略欺骗,但美国对此进行了扎实的、卓有成效的工作,成为后来美国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和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重要基础。

以“星球大战”计划的发展为基础,克林顿政府于1993年提出建设战区导弹防御系统。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又区分为低层防御系统和高层防御系统——低层防御系统包括“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扩大的中程防空系统”“海军区域防御系统”;高层防御系统包括陆军“萨德”系统、海军“战区防御体系”和空军“助推段防御”系统。

在发展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的同时,美国大力发展防御威胁美国本土弹道导弹的系统,称作国家导弹防御系统。战区和国家两大导弹防御系统共同构成美国“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由美国国防部弹道导弹防御局总负责。

总的来说,美国的弹道导弹防御,无论从技术上,还是从系统发展和体系完备上,都走在世界各国前列,是最为先进和成熟的。除发展防御弹道导弹的能力,美国在拥有空基、陆基、海基对天作战能力的同时,还大力发展天基打击能力。

美国的天基打击能力主要由四大武器系统构成:一是“上帝之棒”。这是一种天基全球打击常规武器,平时置于组网部署的卫星平台上,接到打击命令后,与卫星平台分离,再入大气层后打击地面目标;二是通用航空飞行器。它是一种高超音速再入机动滑翔飞行器,可用多种发射工具发射,再入大气层后依赖其独特的气动外形滑翔,依靠自身的控制舵和GPS/INS(惯导)复合制导系统进行机动和控制;三是空间作战飞行器。这是一种亚轨道军用可重复使用飞行器,主要起到发射和运载工具的作用,可在空间和大气层内外完成多项军事任务;四是空间机动飞行器。它是一种可重复使用的、可长期滞留轨道或进行轨道机动作战的小型无人轨道飞行器。在作战时,能携带一定数量的载荷长期滞留轨道,接到打击命令后,释放载荷离轨再入大气层精确打击地面目标。

美军的太空作战武器,无论是天对地、天对空,还是地对天、海对天等,有的已经取得多次试验成功,技术相当成熟,有的正在大力发展之中。如美国反卫星技术发展就已经非常成熟。20世纪80年代,美国空军就用F-15A飞机发射AMS-135反卫星导弹,成功击落了距离地面555公里的退役卫星。2008年2月20日,美国海军宙斯盾巡洋舰“埃里湖”号发射的一枚“标准-Ⅲ”导弹,击中了在太平洋上空208公里的一颗美国失控侦察卫星。

2017年9月7日,美国空军宣布,X-37B当天发射升空,执行第五次在轨飞行任务。X-37B是空间机动飞行器中的一种,具有无人驾驶、天地往返、长期驻轨、快速反应等优势,成为遂行航天侦察、通信指挥、空间对抗、远程精确打击等多样化任务的新型太空作战平台。其在轨续航时间长达两年,可以在不同的轨道上高速机动,既可以用机械手俘虏、破坏别国卫星,还可装载激光武器,变身为“太空无人智能战斗机”。

美军陆海空“三军种体制”难以撼动

大家对特朗普要组建“天军”,普遍解读为要在现有陆、海、空三军种之外,将太空部队建设为新的军种。然而,历史和现实都证明:美军陆、海、空“三军种体制”很难撼动。

世界主要国家的军种构成都是陆、海、空三个军种。美军的军种部包括陆军部、海军部和空军部。其陆军部组建于1775年6月14日,海军部组建于1798年4月30日,空军部则是二战胜利后从陆军航空兵独立出来,组建于1947年9月8日。

其后,美军成立海军陆战队司令部,虽然陆战队司令与其他军种参谋长并列为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但陆战队隶属于海军部,不具有军种地位。所谓美军具有陆、海、空、海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五大军种”的说法是不准确的。

2011年7月14日,美国国防部发布《网络空间行动战略》,将网络空间列为与陆、海、空并列的“行动领域”,2017年8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美军网络司令部从战略司令部分离出来,升级为与战略司令部同级的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但网络司令部是职能司令部,而非军种司令部。此前,美军于1987年成立特种作战司令部,下辖陆、海、空三个军种多类特种作战部队,但同样是职能司令部,而非军种司令部。

世界各国保持陆、海、空三军种架构的事实表明,组建独立军种的门槛是很高的。按照世界各国军队在这一方面的共识,军种是按照主要作战领域和主战兵种对军队构成进行划分而成的基本种类。虽然这里强调的主要是具有相对独立的作战空间和主战兵种,但笔者认为还有一个不言而喻的条件,即具有独立达成战争战略目标的能力或者潜能。

在海、空军出现之前,陆军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是达成战争战略目标的主战军种,这历史地形成了陆军在各军种中的“老大”地位。1588年,英国与西班牙之间的英吉利海峡大海战,英国舰队全歼西班牙的“无敌舰队”,宣布了世界霸权从西班牙到大英帝国的转移。科索沃战争的结局,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通过对南联盟和科索沃78天的战略空袭达成的。与此相比,无论海军陆战队、特种部队,还是所谓“网军”,以及特朗普所要建的“天军”,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都不具备独立达成战争战略目标的能力。

将“天军”从空军独立出来不符合军事变革潮流

新军事变革以来,美军的军事理论创新成果犹如“井喷”:《2010联合构想》《联合信息作战条令》《快速决定性作战》《2020联合构想》《网络中心战》《空海一体战》……1999年年初,美军提出“联合航空航天作战构想”,指出联合航空航天力量是一支由各军种航空航天部队组成的作战力量,通过协调一致的行动,达成整体作战目的。

“空天一体”作战理论一经提出,立即得到世界各国响应。2015年,俄罗斯创建的所谓“天军”,实际上是根据“空天一体”作战理论组建的空天军,即将原有独立的太空部队并入空军而成。

事实上,美军也走过了将“天军”独立建设使用到“空天一体”建设使用的过程。在美军空、海军航天司令部分别于1982年、1983年成立的基础上,1985年9月,美军成立一级司令部航天司令部,负责对各军种航空、航天和弹道导弹防御部队实施作战指挥,下辖陆、海、空三个航天司令部和若干作战及作战支援中心。航天司令部司令兼任北美航空航天防御司令部司令和空军航天司令部司令。

1992年6月,美军战略司令部在原战略空军司令部的基础上组建,负责战时对美国所有战略核部队进行作战指挥。2002年10月1日,原战略司令部和航天司令部合并成为新的战略司令部,负责太空战、信息战、计算机网络战以及战略防御与进攻。

表面上看,作为一级司令部的航天司令部消失了,但原航天司令部下属的陆、海、空各军种的航天司令部不仅仍在,而且是具有下属作战力量的实力单位。以空军航天司令部为例,下属编有15个航天联队(空军师级单位),分别属于第14、20航空队(空军军级单位)和1个作战中心。美军空天力量不断得到发展加强,只不过美军将整体作战职能的区分进行了一次调整而已。

美国航天司令部司令兼任空军航天司令部司令的历史,以及空军拥有最强大的太空作战力量的事实,使得美军的太空作战力量实际上是由空军主导。特朗普提出成立独立的“天军”,实际上是对美国空军的削弱。对此,美国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把精力放在进行大规模组织调整上其实会放缓我们当前的工作进度。此举会把我们引上错误的方向,还会放缓我们需要开展的工作。”希瑟·威尔逊的意思非常明确,组建独立的“天军”纯属多此一举,有害无利。

组建独立“天军”不利于联合作战

特朗普建设“天军”的想法,并不新鲜。2017年6月,美国众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提出组建独立的“太空部队”的提案,提议将“太空部队”归属美国空军部和空军部长管辖,但将享有独立的作战指挥、军种管理和预算分配(预算仍在空军部立项)权限,并成为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常设成员。这在职能划分上相当于实际赋予“太空部队”在太空侦察、资源管理、作战和部队建设方面的主导权,在管理职权上也相当于将美军现有全部太空军事力量实施集中领导统一指挥。形式上没有脱离空军部和空军部长,实际上却享有独立军种的地位了。

这一提案不仅遭到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的反对,还遭到了国防部长马蒂斯的反对。马蒂斯说:“我们当前正在努力整合国防部的联合作战职能,因此我不希望增设一个独立军种,因为这种对太空作战的处理方式很可能范围比较有限,甚至比较狭隘。”同时,他致信共和党众议员迈克·特纳,对有关新建专门负责太空领域的军种的法案表示反对。

马蒂斯的这一担心是有历史教训的。美军军种之间的资源争夺是历史悠久的剧目。杜鲁门总统在回忆录中感叹:“如果(陆、海军)像它们相互斗争那么起劲地打击敌人,战争(二战)早就结束了。”军旅生涯长达46年的马蒂斯,对美军的这一顽疾当然了如指掌。

2017年8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美军网络司令部升级为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但“网军”并没有成为陆、海、空之外的独立军种,美军的网络作战力量融合在陆、海、空各军种作战力量之中。太空作战力量融合在陆、海、空各军种作战力量之中,会对联合作战更加有利。而独立建设一个新的军种“天军”,不仅需要消耗更多的资源,还会增加各军种联合作战的成本和难度。这是马蒂斯反对建立独立的军种——“天军”的关键原因。

2016年,与希拉里竞逐总统宝座时,特朗普提出的竞选口号是“让美国再次伟大”。特朗普提出要建“天军”,与他的2020年总统大选口号“让美国继续伟大”有关。在特朗普看来,“让美国继续伟大”的最强有力的保证,就是美国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军事力量。美国军事力量的全球监视、全球到达和全球打击能力,都离不开天基系统的有效支撑。

在宣称要建“天军”时,特朗普不忘拉希拉里垫背:“很快我们就要到火星了。要是2016年希拉里获胜,就没戏了。”他的这一说法明明白白地道出了他要建“天军”的竞选考虑。此外,组建“天军”关系美军各军种之间的整合和联合作战的成效,美军历来就是一个高度专业化的强势集团,因此,特朗普的“天军”梦恐怕很难变成现实。


  • Copyright © 2000-2010 bq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 兵器之友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大坪长江二路77号 电话:023-68770767 传真:023-68770859
  • 渝ICP备05012515号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