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开启辅助访问登录
兵器之友 首页 艺苑长廊 查看内容

[兵工记忆]还是组织“介绍”好

2015-7-31 10:23| 发布者: 陈利娟| 查看: 808| 评论: 0|原作者: 口述:何淑宣(80岁,原861厂工会副主席)笔录:王婧婕(27岁,何淑宣的孙女)|来自: 云箭集团

还是组织“介绍”好

——退休干部何淑宣参加“辰溪兵工厂建设”回忆录之三

 

在辰溪兵工厂工作的时间过得很快。我15岁多进厂,在三哥眼里我还是一个“不太懂事”的小姑娘。刚进厂那一段时间,我们宿舍里的闹钟,我都不会看时间,几个姐姐就耐心地教我“认钟”。但是一转眼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19595月,经党委办公室主任张泽远“牵线搭桥”,我和八车间(缝纫机车间)工会主席王华谈起了恋爱。那时,我在党委办公室当秘书。由于工作上的关系,我与王华有过一些工作上的接触,只是相互认识,但没有深入了解。他年纪轻轻,戴一副眼镜,一脸书生相,文质彬彬,很有礼貌,这是他给我的初期印象。经过张主任的几次“撮合”,我们两人开始了交往。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和“考验”,我征求三哥意见后便决定嫁给他。我很庆幸,这是我人生中第三次“正确”选择。我衷心地感谢张主任“做媒”,让我找到了一生的“依靠”。那时我还是觉得组织“介绍”的好!

我在党委办公室工作的时间最长,当秘书就干了七、八年。工作很忙,压力也大,有好长一段时间,领导要求每天编印一期《情况简报》,及时宣传工厂党委大政方针、工作动态、基层信息等情况,我们每天要采集各种信息、写稿、编辑、排印、装订等,总感觉有做不完的事情。所以,我的精力主要放在工作上,没有时间考虑“个人”问题。虽然在我与王华“谈”之前,有一些男同志主动向我发出过“爱”的信号,甚至还有一段“短暂”的初恋,但我始终没有被感动过。因此,在党委办公室工作期间,使我得到了很好的培养和锻炼。张泽远主任很有领导水平,出口成章,他为厂领导准备会议讲话稿,很少要我起草,基本上都是他自己构思后,一句一句地说给我听,我就边听边记录下来;记录完后,再由他看一遍作少部分修改,便就基本定稿了,厂领导也很满意。也就是经过这样的锻练后,我很快掌握了写领导讲话稿的基本“套路”和构思方法。我对张主任也慢慢地产生了敬重和佩服。所以,他出面给我介绍男朋友,我还是乐意和放心的。

我和王华谈恋爱的时间并不长,只有半年时间,由于双方工作都很忙,平时在一起的时间也很少。我当时谈恋爱的方式也很“传统”,我和他没有像现在的年轻人那样“亲热”,结婚前连手都没有牵过。但是对待“爱情”我是认真的,我的基本原则是:一要诚实,不能隐瞒和欺骗对方;二要自尊,不能开口向对方要钱物;三要自重,要守住女孩子的“底线”,不能做出“不该做”的事。我最后决定嫁给他,主要是因为他对“三件事”的处理或者说是对“三个问题”的回答,真心地打动了我。当时我向他提出了三个问题:一是我向他表明“我身体不好,免疫力很差,经常患病,曾经在疗养院休养了三个月……”,他就真诚地回答“谁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生病呢?你有病我可以照顾你呀”;二是我对他坦言“我有个伯妈跟我一起生活,她年老多病,需要我照顾……”,他又毫不犹豫地回答“孝敬老人是一种美德,我们可以一起照顾她”;三是我对他说明“我谈过一次恋爱……”,他没等我说完就赶紧对我说“年轻人谈过几次恋爱都是正常的,只要我们两人现在是真心相爱,过去的事我是不会介意的”。他的简短而又真诚地回答,多么善解人意和宽宏大量啊,让我非常满意。

1960年元旦后,我们就结婚了。结婚以后,王华对我非常好,工作上给我很多“指导”,生活上给我细心的“关照”;家务事总是他抢着做,生怕我累着了;我生气的时候,都是他让着我,“哄”我开心。他对我伯妈也很好,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妈一样,孝顺有佳。

七十年代,我的身体又一次发病,身体极度虚弱,差一点就“先走了”,就是他的细心照料和精神鼓励,使我又一次“挺”了过来。他是江苏人,我们结婚后,他一直没有带我去他的老家见他的亲人。在我发病后,他怕我有“不测”,趁我病情有所稳定后,就要我与他补照了一张结婚照(结婚时没有照结婚照)留作纪念;他还急着带我和三个儿子,我们全家五个人一起回了一趟江苏,使我终于见到了他的亲人。原来王家是当地的大户,他是王家的长子、长孙,我却成了王家的大媳妇、大嫂。我们在老家受到了最好的招待。这一趟江苏之行,花光了我们的全部“积蓄”,他却没有半点后悔。从此以后,我们俩的感情更加深厚,能够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相互关心、相互爱护,生活得很幸福。

八十年代末期,白云牌电冰箱以“白云天下友,天下有白云”而享誉全国,到工厂来联系订购电冰箱的客户络绎不绝。30多年前我的初恋“情人”也出现在工厂招待所,他也是来工厂联系购买电冰箱的。王华知道后,马上告诉我,并劝我与“情人”见一面、叙叙旧,我当时说“有什么好见的,是他当时无情无意,我为什么现在还要去见他呢?”王华则真诚地对我说“初恋是美好的,过去的事可以不去提,但礼节性接待、看望、问候,还是应该的,革命的友谊不能忘呀!”我仍坚持“不去见面”。没办法说服我,王华就替我接待了“那个人”。现在想起这件事,我也很“后悔”,当时不该如此冷淡和“嫉恨”……

   图为王华1956年在江苏无锡时的留影


图为退休干部何淑宣七十年代“发病”后在丈夫王华的要求下补照的“结婚照”


图为退休干部何淑宣与丈夫王华1965年春节前夕照的“全家福”


兵器之友

网站简介:兵器之友是中国兵器报主办的网站,是中国兵器报宣传报道工作的延伸,是展示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和各成员企业科学发展的重要媒体,实现了报纸上网,网报互动。

中国兵器报微博

关于我们

  •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9:00-17:30
  • 联系电话:023-68770767
  • 电子邮箱:bqzy@bqb.com.cn
  • 通讯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大坪长江二路77号

小黑屋|兵器之友 ( 渝ICP备05012515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