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器之友

中国兵器报微博

兵器之友 首 页 企业文明 企业文化

清明写信祭父亲

2018-4-8 10:06| 发布者: 陈利娟| 查看: 108| 评论: 0|原作者: 王美萍|来自: 西安昆仑

摘要: 敬爱的父亲: 您在天国可好!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这是您离世后的第十个清明节。清明前夕,我们几个子女如约来到墓园,给您送钱、送花、送酒、送蛋糕,当然还要给您汇报 ...

敬爱的父亲:

        您在天国可好!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这是您离世后的第十个清明节。清明前夕,我们几个子女如约来到墓园,给您送钱、送花、送酒、送蛋糕,当然还要给您汇报下家里的日常琐事和周围的变化。

  面对这冰冷的墓碑、挺拔的松柏,流泪的红烛、盛开的菊花,还有您生前爱吃的水果和蛋糕,我们低头默哀,此时此刻任何事都抵挡不住我对您的思念之情。

  记得您在世时,经常教育我们要勤俭节约,不能乱花钱。有次给您过生日,我特地买了米旗的大蛋糕,您满脸的不高兴,我以为蛋糕上的寿桃少不好看,事后您才告诉我,嫌花钱多。并叮嘱说,居家过日子,要学会精打细算,孩子以后上学花钱的地方很多,得计划着花,不能大手大脚的浪费。可等外孙女过生日时,您却忙前忙后张罗了一桌子菜,并振振有词:“这孩子身子弱,要好好过个生日,让她长得结实点!”

  一次,上初中的我放学后,告诉您同学家里的“花生糖”可好吃了,您若有所思却沉默不语,爱怜地说道:“快去写作业吧,别老惦记着吃!”事后,也就忘了这件事。可您却没忘,周末一大早,便在厨房忙活开了,炒花生米、揉搓去皮、用簸箕筛皮,再将炒好的白糖倒在花生上面,晾凉,切块,盛盘……忙碌了半天,快中午时,我也吃到了花生糖——父亲亲手做的花生糖,虽卖相差点,可酥、甜、香、脆,且是“祖传秘方”,比买得好吃百倍、千倍。直到30多年后的今天,依然回味无穷,依然对“花生糖”情有独钟。

  父亲,您还记得吗?为了节约,您自己设计,花了整整一天时间,给我做的圆柱形花灯笼,五颜六色,比买得大了整整一圈!正月十五晚上,我开心的打出去“显摆”,小伙伴们都来围观,你一言、我一句,羡慕得不得了,都夸您的手艺好。为此,我高兴了好几天呢?如今,只要看到灯笼,便会唤起儿时的记忆,想起您的音容笑貌,想起您的“谆谆教诲”,便会未语泪先流。

  父亲,没有您的日子,女儿找不到依靠,便学着坚强、学着勇敢、学着隐忍,学着在没有您陪伴、没有您教诲的漫漫长路上独自前行。2015年,您外孙女“考研”失利,孩子想要“二战”,我心里没底,家人都很茫然,是继续考还是找工作?!考,怕二战考不上,费时又费钱;不考,又恐亏了孩子,影响她一辈子。怎么办?要是您在就好了,可以听听您的意见,帮我们出出主意。夜深人静时,我独自对着您的遗像发呆,多希望您能给我肯定的回答。冥冥中,想起您曾给妈妈说过的话,无论多穷、多难,一定要让孩子上学,一定要有文化!于是,下决心让孩子再战!复试时,又出“故事”,我心灰意冷,多希望您就站在我身旁,哪怕只是一句鼓励的话……后来,孩子如愿以偿地考上了期待的学校,接到入学通知书的那一刻,父亲,您知道吗,我第一个想告诉的人就是您!孩子从上昆仑幼儿园、昆仑小学,都是您不辞辛苦、无怨无悔的接送,风里来、雨里去,从未间断。为了接送我们兄弟姐妹的孩子上学,您专门买了辆小三轮车,为的是一次能接俩孩子上学。

  记得一个初夏的下午4点半左右,突然接到昆仑医院护士打来的电话:“你爸接孩子放学,骑三轮车不小心碰到电线杆上,眼镜片把脸划伤了,要缝针,你快来!”我急匆匆赶到医院,看到满脸是血的您正趟在病床上缝针,衬衣领子上全是血,我吓得不知所措,唯有管不住的眼泪不停地流,您却不停的自责“检讨”:“今天没接上孩子!你是不又请假了,别影响工作,我没事,就擦破了点皮,快去忙吧!”我泪眼模糊,说不出一句话。

  父亲呀,您知道吗,去年我生病在昆仑医院16街坊打吊瓶时,眼前便浮现出多年前您曾经冒雨给我送伞的情景:您穿着高腰雨鞋,站在一尺多深的暴雨中,右手撑着一把黑伞、左手拿一把红伞,脸颊被雨水打湿,眼睛却炯炯有神的在医院门口望着我,满眼是关爱,嘴上却轻描淡写道:“爸给你送伞来了,打完没,打完咱回家!”那一幕,早已刻进我的灵魂,成为永恒。

  相逢常梦在他乡。父亲呀,十年来,虽然您不曾频繁走进女儿的梦里,但女儿的意识里会频繁浮现出坚强乐观的您,每每遇到困难,您与病魔顽强斗争的场景便会在暗中帮我加油、鼓劲!

  父亲,女儿多想看到您牵着您外重孙的手,让孩子亲亲叫声“太爷爷”,多想在父亲节给你买件夹克衫,多想在您过生日时,再买个大蛋糕,拍张全家福,可是“子欲养而亲不待”!

  谋父面,问何方?唯有泪千行。如果通往天国的路就是这颗松柏,我愿爬上去见见我日思夜想的老父亲;如果心痛的感觉能换回您片刻的停留,我愿痛上百次、千次又何妨;如果流泪的红烛能捎去女儿的思念,我宁愿化作这飞舞的火苗和烛泪。

  年年清明今又清明,传承是最好的祭奠。父亲,我愿将您对亲人的责任、对工作的精心、对邻里的关爱,对儿女们无私的爱发扬光大、世代传承!

  父亲,愿远在天国的您永远安康快乐!

 

女儿:夏荷

                                         2018329

  • Copyright © 2000-2010 bq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 兵器之友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大坪长江二路77号 电话:023-68770767 传真:023-68770859
  • 渝ICP备05012515号
  • 回顶部